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miuroac

 
 
 

日志

 
 

【转载】空调拯救人类  

2016-05-16 11:1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程鹤麟《空调拯救人类》

犹如现代厕所改变了人类的卫生条件,大大提高了人类的健康水平一样,空调改变了人类的居住条件,大大提高了人类的生活质量这两样,都是拯救人类的重大发明。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认为,对于新加坡来讲,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是空调。空调让热带的发展成为可能,“改变了文明的本质”。

2000年,李光耀接受《亚洲华尔街日报》访问时,新加坡成功的秘诀就是空调。他说,在发明空调之前,人们的集中力和工作素质会随天气转热而下降、随着空气变潮湿而下降,“用过午餐后,热带国家的商业节奏都停止了。”

 

地球上人口越来越多,人类的生存空间越来越拥挤,拥挤就带来空间温度的高涨,每一个体温37摄氏度左右的人类每时每刻都在给他所在的空间挥发出不高不低的热度,使得他所在的空间越来越热;同时,人口多了就必然造成向高处要空间,摩天大楼就越建越多,而摩天大楼没有树荫,因为没有那么高的树,这就使人类的居住空间直接处于毒日头的炙烤之下,人类在摩天大楼里犹如处于蒸笼中。

哦还有,与人类共处的各种机器设备也在散发热量,居热带城市而夏季没空调,那个热腾腾啊想做噩梦都不可能,因为你根本就睡不着。

 

但欧洲没有热带城市,欧洲对高温天气不设防。

欧洲自以为凉快,一直是恃才(好气候)傲物(空调)。空调自问世以来在欧洲就没有正眼看过——欧洲一般的建筑都没有空调等降温设施,比如日内瓦居民家中几乎没有空调,连电风扇都没有。巴黎的大部分地方也没有空调,甚至许多普通酒店也不安装空调。

伦敦地铁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当初没考虑过要安装空调,现在想安装但做不到,因为伦敦地铁隧道过于逼仄安装不了空调系统。一百年前人口不多地铁车厢里没有空调也许还能凑合,现在就不行了,夏季的伦敦地铁常因乘客被热昏而延误

2003年,对高温不设防的欧洲遭遇史上最热的夏季,7万人死于酷热相关因素,其中法国被“热死”将近15000人。

 

欧洲毕竟处于北温带,是地球上有人定居的各洲中距离赤道最远的一个洲,一年里怎么热也就热个几天时间,还是容易对付。20157月初欧洲遭遇到比2003年更热的热浪袭击,据说是500年一遇的,西班牙局部地区甚至录得44摄氏度的高温记录。但这次高温天气维持不到一个星期,欧洲人又有2003年的教训,防暑降温做得到位,因酷热而死的人数控制在一千以内,算是蒙混过关了。

但是热带城市可不行。如果没有空调,人口密集、高楼大厦密集的热带城市一到夏季就会是一座人间炼狱。楼里楼外除了挥汗如雨的人类,就是空气里飘动的臭烘烘的汗味,频频有人头晕、想吐、浑身乏力,呕买噶中暑了,来,刮痧。

中国人会刮痧,美国人不会。美国人对付中暑的办法是酒精擦拭中暑者全身,没有酒精烈性酒也行,没有烈性酒冰水也行,没有冰水冷水也行。总之就是给身体降温。

 

就在中国人继续不停刮痧的时候,1924年,美国城市底特律的一间商场安装了三台中央空调,一举改变了商场的生态环境——炎炎夏日里凉爽的商场犹如大漠里的一片绿洲,吸引大批顾客前来,顾客们消费意欲大增。身上凉,心里就爽,营业员与顾客们的互动也变得更加彬彬有礼

从此,这家商场再也看不到营业员或顾客中暑晕倒了。

从此,空调开始为人类服务。

 

现代空调的发明动机,是为了让印刷机(注意哦,不是为了印刷工人)在凉爽的环境里工作,防止纸张因温湿度的变化而伸缩变形,进而造成油墨错位。

世界上第一家使用空调系统的企业是纽约布鲁克林的沙克特威廉印刷厂,为这家印刷厂设计空调系统的是威利斯·哈维兰德·卡里尔Willis Haviland Carrier)。1902年,卡里尔刚从康奈尔大学毕业,在“布法罗锻造公司(Buffalo Forge Co.)工作,受命解决公司客户沙克特威廉印刷厂的难题,就这么拿出了后来造福全人类的空调系统。

很快,纺织业、化工业、制药业、食品甚至军火业等,都纷纷引进空调系统以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产品质量。

 

请注意,世界上第一家安装空调系统的沙克特威廉印刷厂所在的城市纽约、世界上第一个安装为人类服务的空调系统的商场是底特律的商场,纽约和底特律都是温带城市而非热带城市,跟中国的乌鲁木齐、兰州、银川一样脑补一下就知道,温带城市的夏季远远达不到火炉的酷热。

温带城市尚且如此需要空调制冷,热带城市如本文一开头所提到的新加坡,如果没有空调,人类如何在它的钢筋水泥森林里居住?新加坡又怎么可能吸引全球的精英人才?

所以,李光耀说,他当上总理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公务员工作的大楼装上空调,以确保公共事务高效运行。

 

台湾也是热带,但马英九比较奇葩,他跟李光耀的做法相反。据说他自己天气再热也不开空调,被逢马必反的绿营人士顺便又嘲笑他一回:“脑袋要是热坏,损失更大。”

本来这只是马英九个人的爱好跟别人无关,麻烦的是当了台湾领导人,把自己的这个爱好带给了政府的工作人员,他要求政府各机关部门示范节约能源措施,将办公场所的冷气温度都设定在26摄氏度以上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的机关部门甚至会在下午5点就把空调关掉,让办公室温度直接跟街头温度无缝接轨。需要加班的公务人员只能挥汗打公文,引发另类民怨。

马英九就这样,硬是把“政坛是个热厨房”这个比喻变成了台湾公务员办公楼酷热的现实。

 

香港也是热带城市香港的夏天须臾不可离开空调。就连路边那种简陋的临时停车场,值班人员的铁皮屋也一定要安装空调,不然会出人命。

儒家经典《中庸》说:“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对于香港来说,漫长的夏季里,空调即道也。

 

人们都知道,香港公共场所里的冷气温度一向很低,环保人士对此历来啧有烦言。前几年香港政府拍过一个公益广告,说的是香港冷气温度太低,“动感之都”变“冻感之都”政府与环保人士合力推动,呼吁提升香港冷气的温度。

也许在政治无比正确在伦理上却是本末倒置。香港又热又潮湿,室内温度若不够低,不仅每个人自己可能被热昏,还会害处于同一空间的其他人被体臭熏昏——就是说,这会是热得受不了加上臭得受不了的双重伤害。

10多前的一个大热天,程老汉从香港去深圳,一进到深圳地铁车厢,就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人类的体臭之中。坐了几站地之后,程老汉也开始出汗,也开始往密闭的车厢里贡献自己的体臭。

那一瞬间,程老汉秒懂了为什么香港公共场所的冷气温度那么低,因为如果冷气不够冷,香港就会变成臭港。

所以,政府当年推动的升温运动并没有被香港市民接受,公共场所的冷气还是很低,香港没有变成臭港。

 

不仅公共场所,就连自己家里,冷气不足也会让自己变臭。

57日星期六,程老汉独自一人香港的家里写东西写着写着,到了中午的时候,时不时被一股臭味儿分心,到后来臭味儿越来越强烈,突然猛醒,臭味儿是从我自己的身体里发散出来的,是我自己臭了,是我自己把自己给熏了。赶紧离座,洗冷水澡,一定要用沐浴液——身体被自己的汗水“腌”过,不用沐浴液不足以去臭味儿。

这是57日啊,两天前,55日才刚刚立夏而已。立夏是春的尾巴而不是夏,真正的炎夏,要从半个月之后的小满才开始。小满也还只是炎夏开始而已,真的大热天,其实要到端午节才算。为什么中国人要到端午节才把冬季的衣服被褥逐一洗晒收起?因为到了端午节就一定不会再出现冷空气了,到了端午节太阳才够辣足以杀菌。

可是,立夏时节的热带城市香港,家家户户都已经空调轰鸣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