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miuroac

 
 
 

日志

 
 

当政权崩溃后……  

2016-09-18 15: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颓败没落的工厂,濒临倒闭的煤矿,断壁残垣的建筑,这些都是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时代由政府一手主导,急遽的工业化留下的遗迹。曾有很长一段时期,这些地区都在新建和扩建巨大的工业用地,吸引无数的工人至此。然而,随着原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政权的崩溃,这些曾经风光的矿镇迅速地埋没在历史尘埃当中。如今,这些地方只剩下搬不走的基建工程,以及同失业和贫困战斗的边缘社区民众。

2011年,罗马尼亚中部,被洪水淹没的基马纳(Geamana)村庄。除了露出水面的教堂尖顶外,村子里的其他一切已经荡然无存。这座村庄位于罗马尼亚阿普赛尼山脉地区,镜头里的绿树红叶白雪,色彩丰富,整体气氛夺人心魄。但在这座蕴藏丰富金属矿产的山脉当中,却隐藏着一段被遗忘的悲伤:该村庄原来有400户人家,因为附近一座巨大的铜矿开采,污染严重,为了建造巨大的尾矿池,村庄被迫遗弃,村民们集体搬迁,现在只剩下教堂和少数房屋残存,矗立在污泥当中。


2012年,罗马尼亚西北部城镇利瓦达(Livada),当地居民阿娜斯塔西娅(Anastasia)。悬挂的窗帘,裂开的镜子,沧桑的面孔,老人阿娜斯塔西娅穿着一身亮眼的碎花衣服,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时光流逝,留给此地的是荒芜,留给老人的是对健康和疾病的担忧。摄影师塔马斯说,他走访的这些罗马尼亚村庄罕有人住,留下的“遗民”一见到外人来,很快就把他当做家人看待,邀请他回家吃饭、过夜,甚至毫无尴尬地分享心底最隐秘的秘密,“就像等待这场谈话已经多时”。

齐奥塞斯库时代结束20多年过后,生于1978年的匈牙利籍摄影师塔马斯·德兹索(Tamas Dezso)留意到了这些。在一个于2012年完成的、名为“尾声”(Epilogue)的拍摄项目中,塔马斯走访了他的母国匈牙利,以及邻国罗马尼亚。他找到先前齐奥塞斯库时代的工业城镇,与当地的工人和居民交流,长时间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和生活,试图通过对环境和人的记录,来呈现这些地区所代表的东欧国家边缘社区,正在经历的转变。


2013年,罗马尼亚东部城镇萨拉特鲁科(Salatruc),年轻的男孩、“熊舞者”西普里安。在罗马尼亚文化中,熊被视作力量的象征。人们用“熊舞”(类似中国的“舞龙舞狮”)来驱除厄运、迎接新年。不同的是,表演者往往是穿着真正的熊皮。这项传统至少可追溯到百年以前,当时罗马尼亚的吉普赛人会穿着熊皮突然从树林中跑出,以此娱乐民众。现在,“熊舞”变得越来越少见,由于经济不景气以及劳动力的流失,这一传统仅在罗马尼亚东部局部地区依靠少数家族才得以传承。

塔马斯说,不管是罗马尼亚还是匈牙利,游历这两个国家时,他意识到许多边缘社区正面临相同的问题。在许多罗马尼亚城镇,传统的工业区被关闭了,当局并没有一个长期的计划重建或支持这些工业区的转型,或者只是停留在纸上谈兵。总的来说,这些地区毫无疑问地已经被废弃,很难有新的就业机会产生,一些被森林环绕、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镇子,年轻人会以传统林业谋生;还有许多人则选择前往西欧、南欧等地区的国家工作,依靠在德国、意大利等国打工谋生;或通过照顾老年人挣钱养家的妇女艰难维系。


2012年,罗马尼亚北部城镇坡哲拉塔(Pojorata),卖地毯的老年夫妻。白雪遍地,墙壁斑驳,两位老人在毫无杂物的纯净背景下合影。这或许是他们婚姻的写照。两位老人并肩而立,身体略隔有一段距离,表情看上去漠然,甚至带着些许对镜头的不适应和抵触,但倘若再仔细看,你会注意到,两位老人的手紧紧而温柔地握在一起,几乎快要十指交扣。


在塔马斯拍摄的罗马尼亚边缘社区的照片里,这样的人物,生活中的人性细节其实比比皆是。这些地方是他们的家园,工业基地废弃以后,他们不得不改以拾掇废弃建筑垃圾、牧羊、经营小商业或者干农活为生,在大环境没落的社区,整体氛围很多时候显得肃杀、萧瑟、凝重,但摄影师镜头里的那些生活小处,仍有牵动人心的温情。这是一幅后工业时代罗马尼亚的复杂图像,正如塔马斯所说,“一面是物质条件的没落,另一面则是人性本身的坚持”。

“罗马尼亚正面临物质传统和精神传承的双重解体,共产主义时代强行上马的工业遗迹依然存在,小村庄的生活方式维持了数百年,随着现代化的推进逐渐消弭瓦解,现在只剩下极少量的房屋。”塔马斯说,同匈牙利一样,这是罗马尼亚当代史中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在塔马斯的照片中,我们能看到:村庄里,小男孩打扮成熊跳舞,这项“舞熊”的传统表演正在消亡;村庄被淹没到无影无踪,只有教堂的尖顶露出水面,这是很多被遗弃村庄悲凉境况的缩影。


2012年,罗马尼亚西部城市阿尤德(Aiud)附近,垃圾场觅食的鸟。垃圾丰富不是什么坏事,说明此地民众的生活至少不会太寒酸,有旺盛的消费能力。但在这些传统的工业城镇,倘若地方的垃圾处理能力没有及时跟上,还是会带来一些麻烦。在罗马尼亚等地的城市,垃圾场的废弃物吸引了很多候鸟觅食,它们几乎无所不吞,除了最爱的餐厨食物垃圾,一切好的坏的,甚至还有不可食用的塑料和电脑零部件,都可以入胃。入冬的时候,有些候鸟原本应该离开栖息地前往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但它们停下脚步,不再迁徙,着迷于当地的垃圾场择食。

2011年,罗马尼亚西部胡内多阿拉县(Hunedoara)附近,废弃的建筑内,有人在收集旧金属。巨大的楼梯像小孩的玩具一样倒挂下来,一名工人似乎浑然不顾头顶上的危险,专注于敲打、搜罗其中的钢筋。胡内多阿拉地区历史上一直盛产铁矿,进入19世纪以后,工业化进程越来越快,加上共产主义时代政府一手主导的工业急遽扩张,“大跃进”结束以后,罗马尼亚工业区迅速留下很多废弃建筑。这一浩大建筑与渺小人物的对比场景震撼,堪称罗马尼亚后工业时代边缘社区的真实写照。

但萧瑟之下,也并非全无生机和亮色。罗马尼亚一度陷入经济衰退,整个国家尝试转型。反映在塔马斯记录的边缘社区里,一面是物质条件的没落,另一面则是人性本身的坚持。“人们的生活被废弃的厂房、发电厂和窑炉包围,但他们依然努力自给自足。”塔马斯注意到,“他们依然保持着与自然最后的亲近,努力避开外界的干扰,在巨大的废弃建筑里谋生,甚至攫取那些钢筋混凝土重新搭建自己的家园。”


2013年,罗马尼亚西部城镇彼得里拉(Petrila),这里是罗马尼亚日乌河谷地煤矿区的主要开采中心之一,生产煤和煤焦油等。这座矿井最早的开发历史要追溯到1859年,堪称罗马尼亚最古老的煤矿之一。矿区内的建筑已经支离破碎,濒临倒塌,到处是断壁残垣。摄影师拍摄时,矿区内仍可看到零散几个人在工作,轨道上可见运煤车。几年以后,这里的矿工将完成他们在地下的最后一个夜班。作为欧洲最深的煤井之一,深达940米的彼得里拉矿井,已经被提上政府的告别日程。由于持续亏损,政府不再愿意补贴,宣布了关闭计划。


2012年,罗马尼亚西部城镇阿布鲁德(Abrud)附近,一个唱诗班在雪地中爬坡。他们统一身着罗马尼亚的传统服饰和帽子、靴子,有序地列队行进,黑色的衣帽在白雪的背景中很是亮眼。除了关注后工业化时代罗马尼亚的废墟遗迹,记录它们的衰落和崩溃,摄影师塔马斯还特别留意社区里人的生活,他把他们的变迁和应对形容为很有“弹性”:一方面,他们要应对时代变化带来的新压力,另一方面,他们也努力保留了传统的印迹。

因此,在塔马斯的这组系列摄影中,我们会看到罗马尼亚的边缘社区在变迁当中,各种交织缠绕迷离的故事。虽然房屋在破败、标志性的建筑和工厂在消失、村庄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被人遗忘,但是,社区里仍有老中青各代人的面孔,他们或迫于无奈,或出于各种原因,仍顽强地生活在其中。这种萧瑟的大环境,与人的适应力和恢复力,在不同的城镇反复出现在一起。作为一位带有艺术风格的纪实摄影师,塔马斯留下了这些兼具审美和社会研究意义的纪实。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