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miuroac

 
 
 

日志

 
 

温州塌楼事故给人带来的严峻思考  

2016-10-12 15:4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10日凌晨,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工业区中央涂村中央街159号,一声巨响划破天际,紧接着,四幢民房像山体滑坡一样,发生垮塌,致多人被埋。温州市鹿城区委宣传部通报称,据官微“温州鹿城发布”报道,截至次日凌晨1时12分,现场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共搜救出28人,其中确认死亡22人。据周边居民称,垮塌的楼房系居民自建房,现有居民主要为外来打工人员。两三年前,此处已经开始进行拆迁,部分居民已搬走。事发楼房周边已经拆了好几座了,但因为有一些住户补偿还没谈拢,所以一直都没能连片拆除,这4幢该拆未拆的楼,不知怎么就塌了。
不是地震,不是泥石流,而是因为楼房自己“病体缠身”而倒塌,而且一塌就是4幢楼,可见这一带的房屋已经“危”到了什么程度。巧是的,笔者偶然读到一则两年前的旧闻:2014年4月16日,《温州都市报》曾刊发报道,温州市区环城东路一栋老房子,3年前就被鉴定为最危险的D级危房,鉴定报告“建议立即停止使用”的危房,居民们又提心吊胆住了三年之后,还没有拆迁的迹象。由此可见,温州的危房隐患早已存在,这一次只是集中暴发而已。
安全是人生于世的第一需求,住房安全和食品安全、饮水安全一样,是最为重要的民生诉求之一,也是当前政府工作的第一要务。但是,温州危房隐患之多并最终倒塌砸死人的惨痛现实,与“最重要民生”、“第一要务”的反差,实在有些大了。
这几年,一提发展成就,不少人就常常陶醉于“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但是在经济飞速增长的背后,民生欠债,环保欠债、行政与法治建设“拖后腿”的现象,却越来越清晰地暴露出来。如果说这一次楼房倒塌是因为产权关系复杂、有“钉子户”拖延了拆迁而导致,那“最危险的D级危房又住3年还没有解决迹象”又该如何解释?这些年地方政府从经济发展中获得的收益,又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说这件事暴露出行政与法治建设的“拖后腿”,是因为面对住在危险房屋里的居民,政府到底应该管到哪一步?目前还让人觉得非常含混。危楼属于公房的,用什么办法解决?属于自有产权、自建房屋的怎么解决?属于集体产权的,又该用什么办法解决?拆迁“钉子户”拖延了连片改造,其没能拆除的危房,还能不能再出租给房客?有没有强制性的执法来管这些事?这些问题,有的解决起来还不太容易,有的也许并不很难。但当前最大的问题是,高危楼的安全隐患不等人,对于急、难、险的民生大事,如果也以按部就班的思路来对待,就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重大损失。
4幢楼同时倒塌,一下子砸死了20多人,这个责任由谁来负?死伤者及其家属找谁索赔?明知危房还要出租,房客被砸死了,房主要不要担责?明知危房还要放任房主出租,公共管理者要不要对自己的管理缺位负责?更为普遍、更为严峻的现实在于:面对“钉子户”造成的安全、效率等负能量,我们的法律、行政能否通过理论与实践的创新,建立一种新的权责平衡,最大限度地削弱“钉子户”现象对公共利益的侵蚀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