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miuroac

 
 
 

日志

 
 

【转载】光环背后的真实总是不堪入目  

2017-03-26 14:5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环背后的真实总是不堪入目 - 冷锋看法 - 冷锋看法
 

距离产生美,这是美学的一个著名命题,说的是人们在欣赏美的过程中,必须保持特定的、适当的距离,如时间距离、空间距离和心理距离,否则就会影响和削弱审美主体的审美效果。

植物之间种得太密,会长得不好。人与人走得太近,会容易感情破裂。距离产生美,是真理。生死之交的朋友固然珍贵,但走得太近的友谊会呼吸困难,加上际遇的变化,很难走得长久,甚至曾经越是要好,反目得更是彻底。倒不如保持距离的朋友,走得更长远。

人,很难做到客观,无论对他人还是自己。我们对一个人的爱和恨,往往过多地投入了自己的主观情感,有时候,我们会把对一件事的评判映射到与此事有关的人身上。

这两天,一位病中的朋友有些沮丧,沮丧令病情显得更加缠绵深沉。我非常理解这种情感,因为这样的事以其他面目也曾在自己身上出现。

从八十年代过来的人,心中总有一道坎儿,这道坎可能很多年来都无法逾越。故去的胡赵原本没有那么伟大,但因为一件事,他们开明的形象高大了不少,乃至伟大了不少。他们可以获得属于应该属于他们的尊敬和致敬,然逝者已矣,活着的后人替他们的先人接受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膜拜、崇敬、致意。

每一代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后辈比前辈走得更远,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事实上,一代不如一代也是不争的事实,从现实意义讲,有些人的老子比儿子走得更远。

所以一切并不会一厢情愿地朝着我们所投射的情感方向发展。这就是我常说的,赵家人撒娇,会被旁人当作反叛。他们哭泣和愤怒,不过是在等待一粒糖的召唤。当这粒糖在眼前晃动,撒娇的孩子就会拭去泪水,伸出手去,接受恩宠,甚至感恩戴德。

大约两年或者三年前,有个三流的戏子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篇关于王光美赞美事实证明耄是正确的文章。我的朋友反问她:杀夫之痛呢?不存在吗?我想是我的朋友天真了,对于赵家的孩子来说,杀夫杀父,是必要的献祭和牺牲,那也是迟早会上英烈榜的。如此,便能冷冷地旁观胡子对邓子礼节性吊唁特别撰文的感念之情了。

关于胡夫人去世的消息,我有特别个人化的评述,但并没有如身边很多朋友那样带着强烈的感情去参与或转发现场的状况。我并不比其他人的认识更高明,也并不比其他人的感情更冷漠,我只是不喜欢一个人的生死要用送花圈的人的身份职位来体现尊贵殊荣,更不喜欢一个人的生死要用镰刀锤子红布来包裹。

那是很多年前,父亲还在,我们一起读一本散文集,它的作者是一位至今没有平反的老右派的后人,我也十分尊敬这位先生,虽然她的身上并没有体现出彻底反思的精神,但她所能做到的反思和批判足以让我表示出敬仰。

作为一个地主、反革命家庭的后代,目睹了伯父之死,目睹了父母在漫长的黄金岁月遭受侮辱和践踏的厄运,父亲看完那本书后对我说:右派也有大小之分,和数以万计的无名右派相比,他们依然过着显赫贵族的生活,和那些发配到峨边农场、夹边沟生死不能由己的小右派相比,他们依然过着优越富足享受特供的生活。父亲给我讲述了许多小右派、无名右派是如何在一泡尿的功夫中成为右派的,是如何在后来的岁月中成为残疾、成为白骨、成为废人一个的,父亲没有总结的一句话是,这就是自家人和别人家孩子的区别。这句话在昨天,经由一位朋友对他的一位故友的原话的转述表达得淋漓尽致:不管我们经历了什么,我们的父母是要进八宝山的,而你们的父母只能进乱坟岗。

事实上,这并非我对一人一事的看法,在我认识并接触的那一代人的后人中,不乏这种沉陷于家族政治命运和个人悲剧之中缺乏大格局的人。无论他们在生活中是一个多么平实的人,他们的仇恨仍然停留在父辈被褫夺的权力,自己辈被改变的生活之中,如果有一天,被褫夺被改变的又回到原点,很难想象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其实也就在前几天的一顿晚餐,无意中谈到一位青年思想家,如花说,唉,别说了,我很难过,我很难过,你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感情是什么?感情就是有距离的交往,切勿靠得太近,不要看到他屁股上的痦子,不要听到他坐着放屁的声音,不要知道他的卑微和猥琐。你只要看到神性的光辉,但不能靠近人性的幽微。

这大概也是我越来越不喜欢与人保持太过亲近关系的原因。

距离其实不光是人与人之间,也存在于自己看自己。

大多数人过着平凡而普通的生活,对自己对生活都没有过高的期许,对自己尚能客观,一旦地位发生改变,环境发生改变,对自己的认识便随之变得不太靠谱甚至荒唐可笑。

我们早年看过的一部电影叫《从奴隶到将军》,但我们不知道A面威风凛凛的将军会有怎样不堪入目的B面。感谢互联网让我们看到了很多在从前看不到的东西,我们见证了恶吏的膨胀和泄气,我们见证了贪官从贫穷的农民到位高权重不可一世。我相信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是正常人,有理想有情怀,但表面的光鲜,人前的迎合,过于庞大的权力蒙蔽了纯良的心性,催生了潜藏的恶之花。

说件小事吧。昨天,后台化妆间,一位女嘉宾叫人让化妆间一屋子的人都出去,给她腾地换衣服。剧场的化妆间确实有限,不能为每个人提供一个化妆间,体谅与妥协在此刻显得尤为重要,这样的场合不适合耍大牌。我带她去了最尽头的一个化妆间,那里除了潘先生一位男性,其她几位都是女嘉宾,潘先生很配合地微笑着走到走廊,言语和态度谦和大度。我回到与另一位女嘉宾差点被赶走的化妆间说:人缺乏自知,就会莫名其妙地膨胀,就会丧失对他人的基本尊重,当然也不配得到他人的尊重。

一个自知的人是谦卑的,温柔的,无缘无故冲人发火,无缘无故对人愤怒,无缘无故朝人发威,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往往什么都不是而自己依然不自知。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IzxtrEn9lruRB4KWpw3WrA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