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miuroac

 
 
 

日志

 
 

【转载】到底中国民企有多难、创业有多险 ?一个北京年轻创业者深度剖析民企创业艰难!  

2017-04-01 10:1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民企发展到底有多难?从热超导无机传热技术的再创业之路谈民企生存尴尬困局

作者:刘忠良  著《大国危途》

 

摘录:对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民营老板来说,投资创业还不如买房,谁还有心思去创业、投资实体经济呢?实际上,对那些买房而不是给我们投资的人,说句心里话,他们做的正确!在高房价和房价上涨的情况下,投资实体经济和创业已经变成大概率的傻瓜行为!

民营经济承担了中国80%~90%以上的就业。国有企业、行政垄断、高税费在挤压民营经济的同时,也是在挤压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就业、收入和购买力的提高,拉大贫富差距,降低市场潜力,让民营经济的潜在生存发展空间进一步萎缩,进而形成恶性循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成了受害者。

在高税负压力和国有及行政垄断挤压之下,民营企业为了生存,被迫偷税漏税或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也就是被迫违法犯罪。在中国创业,当中国的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老板,真苦、真累、真危险!

到底中国民企有多难、创业有多险 ?一个北京年轻创业者深度剖析民企创业艰难! - 刘忠良 - 刘忠良博客

  

正文:

 

笔者近三年来连续创业,接触了不少民营企业家和创业者,深感目前中国民营企业生存发展之艰难。2016年中国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民营企业家哀鸿遍野,这绝非偶然,这是民营企业生存状况不断恶化之下的信心不断丧失。

到底是哪些原因导致民营企业生存发展艰难?有什么特殊国情原因?那就从笔者的第三次创业,也就是对热超导无机传热技术应用的再创业之路谈起吧。

笔者20148月份接触到热超导无机传热技术的发明人王老工程师,初步了解了其技术突出的传热性能,在大庆油田等十几年应用表现卓越,还得到中石油的推荐。相比其他热管技术,无机传热技术的传热能力、导热效率、中高温应用、安全性能、使用寿命等有较大的突破。由于能源利用过程中大量涉及热能,其可广泛应用于热管、锅炉、换热器、散热器、余热回收、供热供暖、石油、化工、冶金、电力、核能、机械、航天、航海、军工、轻工、建材、水泥等涉及传热、聚热、散热的行业领域,节能效果可达10%~50%

刚开始见其应用那么多年的技术竟然陷入推广停滞,不忍其白白浪费,就帮忙把其技术推荐给其他企业家。笔者先是从旁边协助找了一些企业家,但一年过去了仍未见到效果,就在20159月与两位老工程师一起成立了“中能国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全力去做无机传热技术的推广。

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的艰难,从我们的再创业之路就深刻表现出来了,笔者就用讲故事的方式列举我所看到的民营企业困局之原因。

 

一、诸多不合理的规定增加民营企业创业发展成本

 

创业碰到的第一件难事就是注册地址怎么解决。根据目前中国的相关法规,注册公司必须是商用办公地址,公司必须有会计人员报税。如果真的租商用房,在北京等大城市可能一下子就导致一二十万的创业成本。如果真招个会计,一年几万元人工成本又出来了。

按照中国的规定,乔布斯是不能在车库创建苹果公司的,不知中国有多少苹果公司被挡在创业门外?还好有专门的代办公司专业钻法律空子,打破成立公司的政策门槛,注册地址和会计报税的事情在一万元左右就解决了。在中国,很多人创立公司竟然必须先钻法律空子才能创业,真是悲剧!

有次我在北京通州某个河北人开的驴肉火烧店吃饭,来了一批工商局的,说小店没有营业执照要罚款,而且比较蛮横,小店夫妻只得苦苦哀求能不能不罚款或少罚点。当时我就很愤怒,小民生存真是不容易,何苦苦苦相逼?让人家尊严何在?后来了解到,给房东多交些钱才让帮其弄到营业执照了事,又被剥皮一次。去年底到那里再吃火烧时,火烧涨价了,他说房租涨了请理解。

有个老家人在城郊收破烂,也就是废品回收,按说是利国利民,但就是不敢多投入做大做强,只是一般维持着。为啥呢?一旦做的像样子,工商、税务、公安、环评、城管等都来了,各种检查各项规定就上门了,各种打点的钱或上缴的钱就飙升了,投入还不如不投入,发展还不如不发展,干脆就继续破破烂烂以免引人注意!

 

二、土地垄断之高房价高房租压榨民营经济

 

创业碰到的第二件头痛事就是房租太贵了,而且按照规定还必须是更贵的商用房。如果跑到偏远地方,招员工困难,办事情路途太长。即便是北京城边区域,一年办公房租最低就需要一二十万。迫不得已在开始时找朋友的办公地址借用一下,否则连银行开户都办不了。

在中国大城市,很多实体经济的最大成本就是房租,或者二三线城市的房租仅次于人力成本。中国很多中小老板,其实就是在给房地产打工而已。有个朋友在北京五环外开个青稞酒的店,一年十几万的房租,自己所得仅比打工强一些,主要利润都交房租了。但今年,房东要把房租涨到二十多万,完全把利润吃掉了,只好关门大吉、向朋友呼救支援谁买青稞酒。实际上,绝大多数实体店关门,就是从交房租困难开始的。杀死实体店的更多是高房价高房租,不是阿里巴巴、京东等网上商城。

在城市生活的人,几乎其每一项生活成本都包含房价或房租,高房价高房租必然导致高生活成本,挤压利润、工资和消费。比如街边的店铺,可能最大成本就是房租,为了让毛利润涵盖工资、利润和房租,就必须提高商品或服务的价格,所以我们看到中国的很多物价比美国高,高物价必然挤压实际消费;同时,高房租挤压利润和工资,高房价吞噬大量购买力(很多年轻人买房把父母和自己现在及未来的购买力都大幅消耗了),进一步挤压消费。高房价高房租一边大幅提高实体经济的成本,又一边大幅挤压消费、压缩实体经济的市场购买力,还让民营企业或实体经济怎么生存?

对那些收着高房租的人,也不能责怪他们,他们很多买房时也是花费巨大代价,甚至还背负着房贷。实际上,他们的房租年化收益率也非常低,可能只有2%~3%当然,他们或许还可以享受房价上涨的收益,或者有房子可以抗拒房价上涨、房租上涨的生存压力。

作为一个中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房价却列入最高行列,跟土地政策和宽松货币密切相关。中国建成区面积仅占国土的0.3%,高房价绝非因为土地不足。从重庆等较充分土地供应的城市房价相对正常来看,中国房价畸高的最大原因就是土地垄断、低土地供应,人为制造高房价高房租,结果提高全民生活成本、降低绝大多数人的消费和收入,提高民营经济成本、挤压民营经济发展。

有个有些钱的朋友买房稳妥妥的赚了一大笔,我都不好意思再提让他投资合伙创业了,甚至怕他嘲笑我去创业!人家买房是稳妥妥的啥也不干坐着赚钱,投资创业又是高风险,我拉他创业不是害人吗?现在,估计不少创业的朋友已经后悔没有去买房,或者不好意思对买房人说自己是创业者。与买房坐等升值相比,目前创业好像是件丢人的事!

对绝大多数人、绝大多数民营老板来说,投资创业还不如买房,谁还有心思去创业、投资实体经济呢?实际上,对那些买房而不是给我们投资的人,说句心里话,他们做的正确!在高房价和房价上涨的情况下,投资实体经济和创业已经变成大概率的傻瓜行为!

 

三、国有企业制度挤压民营企业和民营科技

 

因为缺乏自有资金,笔者在完善企业注册后就开始去融资,但很多投资人有个重大疑虑:无机传热技术应用于节能环保,其客户对象主要是国有企业,你一个创业民企能搞定吗?因为这个疑虑,很多投资人根本不考虑我们的项目。

说实话,我之所以能够拉两位老工程师一起再成立新公司,最重要原因就是目前的国有企业制度让他们找不到出路。他们之前一直在国企大庆油田做业务,随着2013年反腐败的升级,2013年就成了他们最后一年生意,原因是:大庆油田作为国有企业,如果用外部民营企业的技术产品,相关领导就可能被怀疑收贿赂;没有好处又冒着被怀疑受贿的风险,或者接收贿赂但被查处的风险太大,于是干脆就不用外部民营企业的技术产品。

我们工程师的无机传热技术加机械式自动除垢技术做的油田加热炉,在大庆油田应用效果很好,很受工人欢迎——由于使用无机传热技术,导热很快,加热原油速度很快,一台新技术加热炉顶替原来两台工作,节能40%或以上;使用自动除垢技术,免于三个月一清理加热炉的换热面结垢,减少故障和维护费用,使用更简便。因为应用效果好,受到中石油和大庆油田的推荐。

但由于没有过硬的关系,2013年后他们就在大庆油田干不下去了。所以,我才有机会在2015年拉他们重新成立企业再创业。我本以为可以再找关系打开市场,但中间人朋友的反馈却纷纷是:现在风声正紧,国企领导都不敢做事了。

其实,我也理解国有企业的领导为什么这么做:国有企业名义上是全民企业,但实际操作却是政府所有企业,国企领导其实就是政府的打工者,他们自己不是企业主、不是股东,干好了没有多大好处反而更可能被怀疑受贿,没有好处又不想干,有利好处就有被查处的风险,干脆就不干。相反,如果是民营企业,加之激励制度更有力,干的越好则利益越大,有充分利益动力机制去促进企业发展、促进高效益技术的应用。

实际上,像我们这样在国有企业制度面前碰壁的民营企业及创业者很多。比如,有个做无线电空中接口、检测和解密的朋友,原本在日本做的很好,赚了钱回国再创业,结果在国内亏得一塌糊涂——客户是国有企业,你技术再好,人家国企就是不用你的,虽然他的技术是国家重点科技项目专家组验收过的。

目前,国有企业一方面垄断了上游的基础产业,提高民营企业的原料产品价格或获取难度,另一方面又垄断了很多市场,扼杀民营的生存空间,让民营企业、民营技术艰难发展,甚至逼死很多民营企业,或者在政府文件帮助下大量收割民营企业。比如统一润滑油,由于国企联合封杀不卖他们基础油,被迫委身卖给跨国公司壳牌集团,很多民营加油站也是被国企联合封杀下被迫卖身给国企或外企。

现在,被逼无奈,为了不让技术白白浪费其应用价值,我们几位创始人都想向国有企业投降了——希望可以应用我们技术的两桶油、五大发电集团、国有冶金行业和国有节能环保企业等,控股我们或收购我们吧。如果其他大型民企和外企觉得可以打开国企市场或其他市场,也可以来控股或收购我们。或许,现在投降都晚了,投降国企要不要给相应领导好处?相应领导没有个人好处又凭什么接受我们的投降?真是把我们逼得欲哭无泪!

现在笔者才痛心彻底明白,当初那些担心我们搞不定国企市场的投资人真是了解中国国情啊,后悔自己明白的太晚。当初那些投资人说我们很难搞定国企客户时,我还不信,但现在不得不承认他们深知民企在国企面前的困境。

 

四、金融行政垄断和国企信贷挤出抬高民间利率

 

新公司成立头半年基本都是找投资人,但没有结果。期间,也想到借钱。创业公司向银行借钱是不可能的,最多是民间借款。但目前中国民间利率高的吓人,一般月息高达2~3分,甚至是月息4~5分,也就是年化利率24%~36%48%~60%。这么高的利率,对很多民营企业来说就是饮鸩止渴。况且,没有抵押物或预期还款能力,连借钱都找不到,想饮鸩止渴也不能。

实际上,中国民营企业无论是银行贷款,还是民间利率,利息都是美国等金融自由国家的数倍!很多民营企业一边是给银行或高利贷打工,一边是给高房价高房租打工,一边是缴纳各项税费给政府打工,一边是给制造垄断性基础商品资源高价格的国企们打工,一边是给员工的工资及各项福利支出打工,最后公司或老板所剩无几,还谈什么发展呢?

美国有一万多家银行,中国只有千家银行,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而美国的银行却是中国的十倍,中国人均银行仅是美国的四十分之一。同时,中国五家国有银行占据60%银行资产,前十几家银行占据绝大多数资金。

中国的银行数目少且寡头化严重,一方面是银行国有化很重,另一方面是银行的行政限制太强,金融自由化程度很低,老百姓存钱的利率被压低、老百姓被银行剥削,民营企业贷款的利率被抬高、民营企业被银行剥削。在民营企业哀鸿遍野时,银行却获得很高的利润,实体经济的发展很多被金融寡头和金融行政限制榨取了。

麦肯锡201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测算,中国金融行业的经济利润占中国整体经济利润超过80%,美国金融业的该比例仅为20%多。可见,中国金融寡头化及行政垄断对实体经济的榨取是多么强大,民营经济形势更是严峻。

同时,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挤出非常严重,这是中国民间借贷高利率的另外一个重要推手。对国有银行的领导来说,贷给国有企业形成坏账,没有多大个人风险;贷给民营企业形成坏账,就可能被怀疑腐败了。对其他股份制银行和城乡银行来说,贷款给国有企业有政府做后盾,贷款给民营企业没有政府后盾支持,也是偏向于国有企业。结果,由于国有企业的存在,留给民营企业的银行贷款数目被大大压低。还有,拿到贷款的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可能再向民营企业放高利贷。

一个股份制银行的领导曾对一位做节能的朋友说,如果是国有企业的业务可以贷款,但给民营企业做业务就很难贷款。也就是说,连银行都在逼着别给民营企业做业务,或者给民营企业的贷款条件就是与国有企业的业务。

现在,大量僵尸国有企业,根本不赚钱了,还在占用大量信贷资源。这样的僵尸企业存在,一方面是浪费财富、浪费资源,另一方面又占据市场、让其他企业也难以赚钱,甚至拖死健康的企业。相反,如果是民营企业,只要不能赚钱,就会自动被市场淘汰。只有国有企业,才能大量持续存在挤占资源和市场的僵尸企业。

由于金融行政垄断和国企的信贷挤出,留给民营企业的贷款数量被大幅压低、利息被大幅提高,民间借贷高利率、民营经济投资缺钱就是必然了,进而导致民营企业生存发展十分艰难、创业成功率很低和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严重不足,年轻人翻身更没有希望了,整个经济社会阶层流动更加板结。

多年来,特别是近几年,很多民营企业或民营老板相互借债,一边负债讨不回来,一边又被迫借债。实际上,目前很多民营企业或民营老板处于半破产状态、民营经济处于生死边缘。只要银行敢大规模清理债务,现在很多民营企业或民营老板立马破产、民营经济立马死掉一大批。所以,恳请中央一定要制止银行清理债务,要清理就清理僵尸企业。

对资本市场自由开放的限制,也大为减少了民营企业的资金来源。比如,公司上市的严格审核制度,肥了上市审批的权力部门,却让大量民营企业被堵在上市门外,垃圾上市公司却还能卖壳赚钱,一些金融资本不创造实际价值却还能在上市审批制度的围墙保护下兴风作浪。

由于中国股市未实行注册制,大量民营企业不能上市,风险投资不能在上市获利退出后再投资,民营企业及其股东缺少资金进行再投资,结果导致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更加稀缺,创业及新企业发展更加艰难。

国有企业不会做风险投资,更不会做天使投资,或者至少都做不好。而民营企业又在国有企业、行政垄断、金融限制中艰难生存、缺乏资金,哪有那么多闲钱去做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呢?所以,中国的创业者们,先准备着拿自己家的钱打水漂吧。

 

五、高税费挤压民营企业发展及逼迫其违法

 

在创业过程中,接触到很多民营企业家朋友抱怨税费太重、社保太高,不少企业被突击检查税务,或者地方政府财政不足时拿民营企业开刀。

在新公司成立时,两位工程师都推举我为公司法人代表,我也不敢随便当公司法人代表啊。公司不能没有人当法人代表,我就硬着头皮被迫当这个法人代表了,也就意味着未来要准备代表公司接受法律的惩罚。

中国民营企业发展不容易,为了生存发展,大多会有偷税漏税;为了开拓国有企业客户,或者为了承接政府相关项目,大多会有贿赂或变相贿赂;由于中国的社保太重,很多创业企业被迫不按规定交社保。

这些违法犯罪行为,首先是要抓法人代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尤其是公司法人代表,时时头上悬着一把利剑,如履薄冰。所以,不少企业家或富人被迫到国外留存资产,或准备随时逃跑。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前我国企业税费负担较重,综合考虑税收、政府性基金、各项收费和社保金等项目后的税负达40%左右。然而,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

中国企业税负显著超过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相关数据显示,过去30年,OECD国家的平均宏观税负水平约为24%~27%,日本、韩国和美国的宏观税负相对较低,过去20年约在20%左右。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新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和较重的比例很高,达到87%,认为税负可以接受的仅占8%,认为较轻和很轻的仅占1%

虽然中国民营企业生存发展艰难,但民营经济承担了中国80%~90%以上的就业。国有企业、行政垄断、高税费在挤压民营经济的同时,也是在挤压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就业、收入和购买力的提高,拉大贫富差距,降低市场潜力,让民营经济的潜在生存发展空间进一步萎缩,进而形成恶性循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成了受害者。

在高税负压力和国有及行政垄断挤压之下,民营企业为了生存,被迫偷税漏税或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也就是被迫违法犯罪。在中国创业,当中国的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老板,真苦、真累、真危险!

所以,恳请中央一定不要让公检法随便以违法犯罪抓捕民营企业家,他们正在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稳定负重前行啊,他们是国家功臣、经济楷模、社会发展稳定的先锋。

 

六、中国经济体制已经病入膏肓,彻底改革迫在眉睫

 

目前,国有企业自己不用心发展,又逼得民营企业难以生存;政府自己不创造财富,又给创造财富和就业的民营经济设置障碍,这到底还让不让民营经济发展、人民创业了呢?我现在要向中央回报:现在很多创业者和民营企业家很迷茫!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几乎全部是公有制经济。按照苏联斯大林的政治经济集权模式,中国改革开放之前的经济应该叫集权经济,即经济全盘公有化。结果,由于公有制违反人的自利本性驱动力,严重缺乏效率,中国被迫改革开放。

现在,中国经济已经变成半集权经济,即国有企业和政府大量垄断经济资源,又有民营自由经济大量存在。但受到背后权力支持的集权经济必然挤压民营自由经济,让解决绝大多数就业的民营经济苦不堪言,代表少数人利益的集权经济在严重遏制代表绝大多数利益的民营经济。中国改革开放到底怎么走啊?

目前的中国,一边是集权经济缺乏效率、挤压效率较高的民营自由经济,一边是很多民营自由经济濒临破产、导致中国经济健康严重下滑。中央如果不尽快改变现状,中国经济正在病入膏肓,否则越来越难以救治了。东北经济的危机,仅仅是前兆而已,更大规模的危机还在积累之中。

2016年有个段子:“给你开个玩笑,我是创业公司的CEO。”现在,不少中国创业已经不好意思再说自己是创业公司的CEO了,或者不好意思也劝说别人创业了,甚至不少民营企业老板都不敢说自己是老板了。

真不好意思说出口:我们公司的股东都准备向国有企业投降了,真心希望国有企业收购或民营节能环保收购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有应用十多年的热超导无机传热技术,还有中石油的技术推荐,希望相关国有企业或成熟节能环保企业接受一个民营创业公司的投降,不要让有价值的技术和我们的努力白白浪费了。

现在,不尽快推动经济体制全方位的改革,大量民营经济只好投降了,或者死掉了。集权经济虽然缺乏效率、仅创造少量就业,但背靠权力、占据大量资源,仍然是对民营经济的严重挤压。民营经济虽然拥有效率、创造大量就业,但很多民营企业已经在狭缝的困苦挣扎中很难看到希望,由穷变富的事业奋斗越来越艰难了。面对未来,很多人像我一样困惑迷茫。

 

作者简介:刘忠良,著《大国危途》,以前宣布“弃文从商”,现在又迫使自己创作新书《再造中国》,本文是正在创作的《再造中国》的一部分。联系电话:15901201895,仅接受有价值信息。

 

欢迎朋友们转发转载,让我们一起为中国的明天而呼吁吧。

 

目前《大国危途》作者正在参与的创业项目是雷驰润滑油,使用清华大学博士团队技术,润滑抗磨能力是国际知名品牌的一倍,节油10%左右,提升动力20%左右,欢迎经销商、大客户。

到底中国民企有多难、创业有多险 ?一个北京年轻创业者深度剖析民企创业艰难! - 刘忠良 - 刘忠良博客
到底中国民企有多难、创业有多险 ?一个北京年轻创业者深度剖析民企创业艰难! - 刘忠良 - 刘忠良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推荐日志--> {list a as x} 1 target="="ibloc(}/">Det" f.preB/"> id:'f)ock wapIdns reblogbtn pil s-icn0fix"62 no蠊M b class=icknicka{/lf/div> 2 nbw- class="fctp://blfocusm/${x.recommencom/blog/static/1975765002017${}/">Det" f.preB/"> id:'fcape}<}/">Det" f.preB/">T多难plement} {/lis{/list} {iiv class=="ibloc(}/">Det" f.nhisB/"> id:'f)ock wapIdns reblogbtn pirg s-icn0fix"619no蠊M b class=icknicka{/lf/div> 2htoper class="fctp://blfocus/${a.userNamecom/blog/static/1975765002017${}/">Det" f.nhisB/"> id:'fcape}<}/">Det" f.nhisB/">T多难plement} {/lis{/list} {iiv clas志,群博日志--> ="ho t" id="m-3-jst-3"> {list a as x} 1 {if !!x}
  • , er po x.mrecommenderNerNape, er po x.m ${x.visitorNickname|escape} , er po x.meTime}"/> {else} ${x.visitorNickname|escape} , er po x.meT/a>
    {if x.moveFrom=='wap'} tttp://blog.16focusm="true" href="http://blog.163.com/${x.recommenderName}/"> , er po x.mrecommenderNickn/ascape, erN"this.s
  • {/if} {/籸atttp://blopright" id="$ , er po x.mreco蠊M bshadicknadicaea ck w新闻广告 t" id="m-3-jst-3"> {list a as x} 1推荐过这苅cknnnnna{/lf/div> ttl clasnten clastyle="border:none;tp://blog.163.com/${a.u${h> gn:ls.est_3wplement}n < ing-left:2id="l id=size(h> gn:ls.id=src,24pt;50,none < ing-left:2f x.f/div> ictp:/mbgaf x.m < ing-left:2f x.f/div> iien>
    mgdc=lass="fc0${h> gn:ls.classplement}gaf x.mgaf x.m < knnnnnnn {/l < knnnnnnn T: 1. knnnnnnn {rNa="bn:ld('clastext')&&clastext="fc06">他们还推knnnnnnnknnnnnnn!!x} clastext
    7}{b ttle="border:none;tp://blog.163.com/${a.u${ =st_3wplement}nttp://blog.if s reblogbtn p doen ·gaf x.m/a class|c=locat {/list} knnnnnnn nn{if !!b&&b.knnnnnnnknnnnn {iiv cl knnnnnnna/T: 1. knnnnnnna{/lf/div> downne-d650clastl < knnnnnnnknnnatttp://blommentp://blog.163.com/p://blog.163.com/${x.recommenlog?65002017clasappx.r下载ck w新闻roidIcNE-HE {/l < knnnnnnn {/list} knnnnn {/list} 志,群博日志-->adicaea 右边模块结构t" id="m-3-jst-3"> txlist a as xtxl- noul" ta<{/lf/div> uiienass="mbga phideknnnafc07 fs0">喜le="ass="mb產me="jsogCommeknnnaref/div> bl喜le="ass="mb bl喜le="ass="mb该"LIN习邃他le="width:1knnnaref/div> bl喜le="ass="mb博主 {ogCommeknnnaref/div> bl喜le="ass="mb随机阅读ogCommeknnnaref/div> bl喜le="ass="mb首页 {ogCommeknnnaref/div> bl "100dbgttp://blog.163.comtp://blog.163.com/${a.uces/wapblog.html?fr"> sty iv> P cAccpan clga{/laadic志,群博日志-->aea ="bl模块结构t" id="m-3-jst-3"> txlist a as xtxl- {if !!a{/lf/div> , ass="mbga phideknnna{/lf/div> isitdvRecommendle="_zoom:1;">
    bsitdvRecommenn cas0dbga{/laadicknnna{/lf/div> div> ga{/laadicknga{/laadic志,群博日志-->aea 引用模块结构t" id="m-3-jst-3"> } width="s xtxl- target="=a{/lf/div> clos0db
    is reblogbtn p s-icn0fix"5 蠊M bf x.m le="_zbga{/laadic志,群博日志-->n ea 博主发起卸票t" id="m-3-jst-3"> } width="s xtxl- {if !!x}
  • ?65002017/a ="${x.vis/ntp://blog.163.comtp://blfoccommend/a x.viplement} {/l蠊M尽 i {v 篿rst_opwww. = none;ock wapIdn !!x} or.oupDet" fL s .oupToOpwww.ock wapIdn nnn erNa.oupToOpwww.a=1}
  • i nnn n erNa篿rst_opwww.==tAddI},{iiv 蠊M尽 i nnn {iiv class=n n eif !!b&&b.len n erNaaperene!=" ) },“yle=${c[perene]}”蠊M尽?65002017com/blog/static731101416660" /> ?65002017com/blog/static7"; //on">π页地种泄作为on">π唯t;S晔 650"; //num为膖;/显 F笠le="数目, e为膖;/ T 糜Θ1为le字,2为图;&nb3蜝 s动) ef/d hllin 蠊M b{/laadicknn {/lf/div> r cr hllin 蠊M b{/laadickn me=mb lcr bh f x b
    {/lf/div> l bl bhn 蠊M b{/laadicknn {/lf/div> r br bhn 蠊M b{/laadicknn {/lf/div> c bc bh lcrn 蠊M b{/laadickn efwl g lg hllin 蠊M b{/laadicknn {/lf/div> efwl t ltn 蠊M b{/laadicknn {/lf/div> efwl b lv> 蠊M wr g rg hllin 蠊M b{/laadicknn {/lf/div> wr tn 蠊M b{/laadicknn {/lf/div> wr b iv> 蠊M me=pras="-smv> {/lf/div> wkg h f x b {/lf/div> d h> 蠊M r h> 蠊M c h> 蠊M me=pras="-foen wkg h b 页脚ogC2b
    k">n n n a r true   ?65002017, c/thdivx.ron">风格 {/l ?65002017mpersonalbloghome">apIcon"> {/l t}'f r trescpo x ce" valapp ca bdc/rss+xmcus=多难RSStyl${a.userNamecom/blog/static/1975765002017rss//a> s reblogbtn p订阅此on"> {/lgaf x.m -650- =Icoertbga{/laadic謠/lf/div> me=tpls="-"js"lass="btispl}/">-650- =tt;eIc csrc="htntent_frlows ">n m-3-jst-1"r rol&nbol rol&n x.m="} width=="-} a n ma r true   fr& f x cs-i1cs-i1-4> 蠊M?65002017v civa bdc0rde =v civa bdc&&="${ x.m=${u}} grp} 籸atttp://blitmdefocusl${a.u le="border:none;t x.m="erNac" vof(y.v)assNE-" h'og"y.v}{x.visg"y_g/stxlass="t< = 'ces/wapapi/1975765002017com/blog/static/"><'; ,'ces/wapss=to.65002017ss=to/"> /",l来譽m/",lmus60"",lbolle cion/",l /",lprof="n/",lppme>k/",l",ldth=archivvx.] stIntr klishe <,'Mus60BeanNew','remaipyhtopeMus60SessionTtici'otAddI); < }x;&00); /r s/js73110_aswlf_V3_10js';